一九三四年出生於萬華,本名許緣的歌仔戲女演員「黑貓雲」,曾經是台灣人心目中的天后;前年她坐著輪椅復出江湖,不但造成國內小劇場界的旋風,甚至在倫敦大英博物館前唱將起來,許多英國人都相信她是來自台灣的最好的歌劇演唱家!然而,在傳統戲劇價值日漸被重視的此時,她卻在八月二日過世了......

一九九二年我在萬華的一個小土地公廟前看「民安歌劇團」的演出,第一次見到大名鼎鼎的歌仔戲演員黑貓雲。我瞠目結舌的看著她忽然老生、忽然丑旦,接著又變成打諢插科的小丑,驚嘆不已!可惜的是,歌仔戲早淪為酬神謝客的邊緣消費,前後來來去去的觀眾也不過十餘人,當時我便夢想著有一天能將這些老藝人帶進現代舞台。
我再一次見到黑貓雲的時候,她已是坐在輪椅上、借助行器才能移動的老婦人了。劇場好友王榮裕帶我去她的住處,我用生澀的台語告訴她我想把歌仔戲與劇場結合的可能,「啊--,聽不懂啦,不要講了。」她說,既然台語表達不來,我乾脆起立,不知天高地厚的說「我來比給你看好了」,便一邊說一邊比畫了起來,「沒板沒眼的比旗軍仔(跑龍套)還差,別瞎弄了吧! 」她又叱喝道。我所有對人的尊敬與良善美意遭到無比的挫敗,我那天是渾渾噩噩中被榮裕拖回家的。

說到情傷處,不禁唱了起來,唱的是「秦香蓮」
後來只好換張王牌,請來榮裕的母親也是「民安歌劇團」的當家小生謝月霞女士來作伴,這位叱吒傳統歌仔戲四十年的阿霞姨見識過榮裕「各種奇奇怪怪的演出」,對現代劇場「雖然不一定欣賞也逐漸了解」,所以她成為我們最好的溝通橋樑。阿霞姨帶了數瓶「人參酒」,一些小菜、幾包菸,領著我們到貓姨家去話家常。說說戲班裡的軼聞趣事,說說生活裡的無常詭變,煙霧嫋嫋、酒氣微醺,說到情傷處不禁唱了起來,唱的是「秦香蓮」,一個是義憤填贗的包公,一個是委屈自憐的陳世美,一聲「大膽畜生,天理何在! 」一聲「冤枉啊,大人,聽我道來...... 」,一搭一唱,把現實中的抑鬱不滿一字一淚的傾倒出來,像是拼台飆戲,卻也是互相撫慰,兩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女人就這樣淋漓盡致的在我們面前揮灑開來。唱畢,我們無法拍手叫好,只能全身發抖、目瞪口呆。
和貓姨終於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合作「春天的花蕊--寶玔素真與青兒」。傳統歌仔戲演員第一次化身在皇冠小劇場演出,堪稱「驚豔」,觀眾涕淚縱橫,劇終全體觀眾起立鼓掌致敬。貓姨的女兒也是歌仔戲名角許亞芬事後告訴她說:「阿母!我第一次知道唱歌仔戲的可以如此的被尊重。」
亞芬的這句話是貓姨唱戲五十年來最感欣慰的一件事。

西涼國、秦、宋、周、吐蕃、都去過
同年十月我們再度合作「台灣告白:歲月流轉五十年」。台北場演畢便赴英國倫敦與歐洲其他十個老人劇團聯合演出。「出國?我去膩了,我不去! 」貓姨跑江湖賣藝數十年,見多識廣無庸置疑。
「你去了哪些國家?」
「西涼國、秦、宋、周、吐蕃啦!都去過了!」她說。
經過一番苦勸,其實她真正在意的是她行動不便,「歡喜扮戲團」裡老的老,小的小,她怕給人添麻煩,好在我們執行製作劉亮佐體型碩壯,平日又最會撒嬌體貼,向貓姨保證會背她上下,她才答應同行。
到倫敦,車子開往旅館途中,我們過了滑鐵盧橋,看了大笨鐘,經過英國國會、西敏寺,繞過翠法崗廣場...... 。貓姨說「這裏我都來過了。」
「真的呀!你什麼時候來的?」開車的義工媽媽問道。
「電視、電影都看到不要看了」貓姨說。
那天晚上主辦單位請我們吃典型的英國菜:煙燻鮭魚、生菜沙拉及香檳酒。貓姨坐在主位卻不見她動手用餐,「雅玲啊,這些生魚、生菜怎麼吃呢?叫他們送些烈酒來吧!請客用這種汽水不夠誠意啦! 」雖然英國食物不能滿足貓姨的胃,第二天在大英博物館廣場前的記者會演唱卻勁道十足,貓姨把輪椅的腳踏板撥開,讓雙腳貼平地面,雙臂穩住扶手,挺直背脊,唱將開來,天羅伯彈著月琴,炳輝仔拉著手風琴,遊客被歌聲所吸引,遠遠的保持距離的圍成一圈又一圈,逐漸聚成一大片人潮,他們看到我們都穿著「台灣告白Echoes of Taiwan」的T恤,走過來問我:「她是不是你們台灣最好的歌劇演唱家?」
「是的!」我驕傲地回答。

工作態度嚴厲、不受人擺佈的黑貓姨,常年獨處孤寂
在倫敦演出的那晚,貓姨身體不太舒適,應該說大家因飲食和時差都顯得疲憊,天羅伯全身被扎滿針,炳輝仔一直嚷著要吃蚵仔麵線,李秀忙著照顧老老小小,舞台工作也因場地生疏,電壓頻出狀況而顯得緊張。眼看快上場了大家的精神還是稀稀落落,我跑過去,蹲在貓姨身邊輕聲的問她:「你可不可以在演唱中,撐起身來唱一小段,再坐下。」她答應試試看。在一旁的國術醫師一邊為她按摩,一邊催眠式的說:「你的腳根本沒有受傷你只是怕痛,只要你敢站起來一定可以自己走出去的」,殊不知天蠍座的黑貓雲最不禁別人的激勵,上了台後,兩手使力一撐,奮力將身體移開了輪椅,敞開嗓門,氣勢磅薄的一路唱到底。全場觀眾摒息,目不轉睛的看著她,是她的歌聲,是她的神氣,讓大家的淚水與掌聲澎湃洶湧。
黑貓雲對工作的嚴厲與不受人擺佈的個性使她常年獨處孤寂。今天傳統戲曲已再度被重視,然而我無限敬仰的長輩、由衷疼惜的「老朋友」、一九三四年出生於萬華、本名許緣的歌仔戲天后黑貓雲,就在不久前的八月二日,默默地離開了人間。

(作者:彭雅玲,歡喜扮戲團導演。本文原載於《中國時報》86/08/15,浮世繪版。)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