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女人有情慾嗎?為這齣戲想名字時,與一名客家熟男閒聊,他不懷好意笑起來。

去你的!夭壽子!只有男人才有情慾嗎?

長久以來,客家女性擔負勤儉持家,刻苦耐勞的歷史印記,在社會刻板印象中持續客家女性的符碼烙印,在這樣的符號中,客家女性的情感調節,往往是不容於歷史印記呈現的記錄。

在需要大量勞動人口與對抗山林土地的過程中,客家女性在勞動生產場域,被要求與男性一樣地付出,甚至是挑起生計大權的主要支柱。卻又在耕讀傳家與男尊女卑的社會意識中,形塑出權力的落差。

過去大量勞動生產的社會型態,客家女性天足(不纏足),扮演了某種解放的象徵,但是實質功能仍是為勞動生產力的供給,在客家男女權力結構對待關係中,直到今天,女性仍被賦與多子多孫,吃苦耐勞的形象塑造。許多以男性為主導思維,讓客家女性長久被賢良家規、禮教原型的框架制約。

可是客家女性長期在山林田野勞動的身影下,山歌成了她們解放的花園,大膽、奔放的敘述,是極度異於客家制約的嚴肅道德與說教,呈現出一個情慾縱橫的花園,令人驚喜與讚嘆,也不禁有意深究:山歌中情歌世界是否成為客家族群披著禁錮外衣下的甜食,為枯燥繁重的勞動場域增添想像空間?

在前輩賴碧霞、胡泉雄等為台灣客家山歌收錄中,台灣客家情歌,更是精彩地開出火樹繁花,在隨興創作的民間創作中,情歌的形意、比喻、象徵,相較過去唐山過台灣的社會環境,往往增添了更多情慾的奔放與借景描述的野趣,呈現出與過去不同的時代場景。

「十八摸」、「桃花過渡」、「十朝歌」在台上唱得妖嬌顫動,茶山採茶的村姑,隨口捻來,唱得情挑響雲霄,惹來勞動男子情慾高漲,歌聲漸漸淡出,茶樹遠端是一望無際青翠茶園,連高歌的村姑、田間壯漢也都失去身影。

其中「十八摸」,是描述男女肢體挑情的情境,充滿了遐想與情慾挑逗。自明代開始,俗曲和民歌逐漸結合,成為民間文學的重要部份;清朝之後,性愛描述的題材更多,這些山歌反映出當時的婚俗、婚姻觀念與婚姻關係,赤裸裸唱出炙熱的饑渴之火,一度曾被歸為淫穢。

一、 (女)伸哪伊呀手(男)摸呀伊呀姐(女)摸到阿姐頭上邊噢哪愛喲(男)阿姐頭 上桂花香(女)謝呀個郎當誇(男)哪愛愛喲喲(女)哪愛愛愛愛喲(男)愛喲(女)愛喲(合)哪愛喲(女)謝呀個郎當誇(合)哪愛愛愛愛喲喲都喲

二、 (女)伸手(男)摸姐(女)摸到阿姐頭毛邊(男)阿姐頭毛黑圓圓

三、 (女)伸手(男)摸姐(女)摸到阿姐鬚頭邊(男)阿姐鬚頭迎神仙「節錄」

想想這一路摸來多引人遐思,「十朝歌」更是大膽火辣:

一、 (男)初一朝啊來(女)初是啊二朝哪,(男)朝啊朝起床尋妹啊來攬腰,愛呀郎介衫(男)阿哥問妹 ㄎㄞ床就來按難起哪(女)腰帶跌得尋哪 尋半朝 ㄛ哪噯喲,(男)噯喲三八妹啊 腰帶跌在眠哪眠床頭ㄛ哪噯喲!

二、 (男)初三朝啊來(女)初是啊四朝哪,(男)朝啊朝起床尋妹啊來攬腰,愛呀郎介衫(男)阿哥問妹 ㄎㄞ床就來按難梳哪(女)金釵跌得尋哪尋半朝 ㄛ哪噯喲,(男)噯喲三八妹啊 金釵跌在眠哪眠櫃頭 ㄛ哪噯喲!

三、 (男)初五朝來(女)初六朝!(男)朝朝項(起)床 尋妹來攬腰(女)噯呀郎介衫(男)阿哥問妹水仔按難挑!(女)桶扣爆踢挑呀 桃半朝噢哪噯喲!(男)噯喲三八妹畚箕拿來好呀好 鄧頭噢哪噯喲!「節錄」

哎呀呀!這首曲子激情寫實地描述了新婚夫妻經過一夜纏綿,醒來後,念著要攬妻子的腰,當女子問:「那裡有我的腰帶與金釵花?」,男子說:「哦!就在床頭呀!」,寫實傳神地唱出新婚夫妻的恩愛,一直是客家情歌中受歡迎的曲目之一。

貓仔走醒是客語叫春的意思,多麼令人有詩的意象,去年雅玲說她想排一齣客家女性的情慾戲,大家就在令人春情盪漾的情歌中一一讀唱,試著解讀客家女性解放的舌尖,就這樣一群城市客家女子,大膽顛覆了傳統對客家女性溫良恭儉讓的深刻符碼,敲鑼打鼓地要演出客家女子深層的情慾世界。

戲中也有客家女詩人杜潘芳格、利玉芳、張芳慈的現代詩,接續了過去客家女性不曾探索的身體符碼,聲樂教授黃和琴古典委婉的山歌,創作歌手羅思容的吟唱,客家媳婦、都會客家女性:陳清美、邱淑治、丁凡、吳碧蓮、趙欣然,情慾釋放,狂野流動地叫醒了春天。

身為歡喜扮戲團的戲迷,看了多年的戲,我己經忍不住要進場了。哎唷!不要臉紅嘛!

【本文同時刊載於《自由時報》D9版(2009.5.10),及《貓仔走醒》節目單】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