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腳開始
我們面對面地坐在地板上,雙手以「十巧法」(附註)打通氣血後,用熱呼呼的手掌心握住對方腳掌心,此時大家的淚水不禁從眼角流了下來;這真是印證了那首老歌,「含著眼淚,帶著微笑」。
是的,這是第一次有人用如此溫柔的手,慰藉著總是被自己忽視的雙腳。歡喜扮戲團這個屬於六十歲以上老人的舞團,每天早晨訓練課程便是從腳開始。

身體解碼:腳印
我們圍成一個美美的圓圈,下巴微收,膝蓋放鬆,眼睛平視,雙腳與肩同寬,然後我們開始觀想:假如我們的腳貼在微溼的沙灘上,那會產生什麼樣的腳印呢?
你或許以為大部分人會是腳底板內側中心部是最大的空缺處,就像坊間所賣的鞋襯,那部位都會被加厚一般。其實當我要求他們畫下腳印,並依受力輕重來著色時,我發現腳印的多樣性就像沙灘上的石頭,各有各的樣。
透過腳印與地板的關係,我們不難發現腳印,是這個人經年累月承受重量移轉所產生的,我們也可以說脊椎的造型是由歲月雕刻而成的。

腳印的故事(一)
蕉妹、吳明、百惠,腳的著力點是在外側,以物理學來說,「底面積」加大,重心較穩,而他們的體格也正好都是寬廣型的。
百惠較年輕,背很直,活動性也很好。倒是當我們做脊椎練習時,我發現吳明與蕉妹的背部中段「卡卡的」。事實上,在他們這種年紀(吳明八十歲,蕉妹六十八歲)背部僵硬者頗多,中段背部卡住與他們腳底中段經年不著地,而造成以中背力點來補償有關,就好像蝸牛的蝸行,背上揹著一個硬殼一般。
經過一段時期的活動,他們倆的背大有改善,彷彿他們已逐漸從過去的硬繭脱殼而出。

腳印的故事(二)
振宜和虞禹的腳印都是內側較深,他們都是腳內側邊緣著力的人,「恰巧」他們也都是瘦長型的人。
如果你願意為自己做個實驗,請站起來,立正,然後刻意地模仿他們兩腳的著力點,並在那點上稍微強調地用力「站直」。你會發現從腳到腿內側有明顯內翻的感覺,臀部夾緊,脊椎一路上去都產生向中、向前擠的力量,甚至前胸會「自然地」向前推高,延著這條線使力點延長到頸椎、頭部,你會發現整個人也好像變得細細長長的了。
也就是說,他們不一定天生就註定一輩子都是瘦長型的人,而是他們長久以來分配身體重量的方式所造成,腳印正好透露出這些訊息。當然,每個人都因體質狀況不同而異,希望這則介紹不會被有心人拿去當做自己的「塑身計畫」。

腳印的故事(三)
東海雙腳已經嚴重扭曲到了畸型的程度,當她秀出腳來每個人都忍不住說「東海你怎麼了?」,大家都恨不得用手掌心去將她的腳板撫平。東海說當她小時候她的後母不喜歡她,故意買小鞋給她穿,她憋在小鞋的腳極不舒服,走不遠,幸好婚後先生對她很好。
是的,我們很難從東海爽朗的個性,猜到生命的另一面,也因為她早已走出小鞋的陰影,這才成就現在嫵媚的她。
在身心官能症治療師路易絲‧海(Louisel‧Hay)的論述中,她認為腳是代表著諒解,對自己,對生命,對別人的諒解,如果我們願意跟隨時間而改變,而向前行進,不但會減少腳所帶來的疾病,同時也會增加我們愛與諒解的能力。

一種神奇的慰藉
走筆至此,不禁想到,在英國時,至海倫家位於諾維奇的小鎮度週末的日子。海倫在印度多年,瑜珈很好,本身也學氣功(Raki)。她知道我的右腳踝韌帶深受運動傷害所苦,所以她要試試看為我做治療。
當她要求我把腳放在她懷裡時,我情緒便不自覺地波動起來,全身發熱,不久淚水鼻水泉湧而出,雖然海倫尚未對我做出任何事,但腳所帶給我的溫暖卻更甚於人與人的擁抱,是一種極神奇的慰藉、諒解與痛苦的解脫。
海倫說這一招屢試不爽,她甚至還不知道當事者的問題前,他們已經被安撫了。腳的敏感及其感官生命遠超乎我們的理解之外,現在看來古人對小腳(或腳)的鍾愛也一定有其道理。
承載著我們生命所有重量的腳是否已被你忽視很久了?我常偷看別人的裸腳,因為我知道善待腳的人,也是懂得愛自己的人。
(摘自《表演藝術雜誌》第41期)

附註:十巧法
1、雙手互搓,二十下; 2、左虎口敲擊右虎口二十下
3、右虎口敲擊左虎口二十下; 4、右拳擊左掌二十下
5、左拳擊右掌二十下;
6、右手二、三、四、五指間套入左手二、三、四、五指間,擊二十下
7、左手二、三、四、五指間套入右手二、三、四、五指間,擊二十下
8、右手背拍左手背,二十下; 9、左手背拍右手背,二十下
10、左、右手腕互擊,二十下
※此法可在辦公室、公車,隨時隨地皆可做,「手氣」溫熱使得通體舒暢,也是按摩的預備式。

(本文載於《大風表演論壇雜誌》1996年4月號(第10期),第3版。)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