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猴子跳上床,跌下床來摔破頭
媽媽召來醫生,醫生說 從此猴子不可跳上床

這是每晚小猴子音樂會的序曲,把爸和馬媽手掌套滿小布偶,在粉白的大肚皮上為肚子裡的小猴子開睡前音樂會,接著是印地安男孩、虹彩妹妹、魚兒水中游、小毛驢都出來勁歌熱舞一番,小猴子有如在鐵扇公主肚子內的浪裡蛟龍般翻騰不已,把爸馬媽愈唱愈帶勁,直到非常不捨地唱著搖嬰囝歌,把小猴子送上床。馬媽睡前還有一件事要交代“小猴子,睡上面一點,別壓在下面,馬媽會不舒服,晚上會一直想尿尿,快,睡上來,馬媽若半夜起來尿尿就會睡不著了,上來吧!”小猴子就在右邊肚臍上擠了一鼓嚕,凸得像一顆大亨堡,馬媽很滿意的呼呼小猴子,沉入一般孕婦少有的香甜睡夢中。

我的葬禮
二OO三年夏天全台攏罩在SARS的陰影下,九月初,我夢見了我自己的葬禮。在夢中我先生葉葉一個人獨撐大局,手捧著照片、香爐、骨灰罈,在家屬代表中,他既是男方又是女方,更是晚輩,我飄在半空中,望著他,心中為了我倆孤單的生命悲傷地哭泣,哭著哭著我便掉下來了。隔了一個星期,我發現我懷孕了。對於在十歲的小女生時期就發誓絕對不要生小孩的我來說真是晴天霹靂。葉葉和我在沙發上抱頭痛哭了好幾晚。但是早在多年前我們已有協定,萬一意外懷孕絕不殺生,靜候老天爺給我們的禮物。

火車上的金童
然而我的忐忑與不安沒有一刻稍停。
十月中旬,我夢見我搭火車,臥舖,即將是一個長途旅行,突然火車包廂打開,列車長告訴我另一位乘客來了,我遠遠地看著一個金色小嬰兒從火車的另一頭緩緩飄過來,飛來了,飛來了,我驚訝的叫著,在金童之前先飄來一床駝色的床毯,接著來一床金色提花蓋被,好不奢華,令人又嘆又羨,啊等等,我那臥舖上有兩個髒枕套,沒得換,等不及了,鐘飛過來了,等不及了,等不及了。我在措手不及的長途旅程中,接下天上掉下來的小金童。  

「每一個人都是還沒準備好就懷孕的」,身邊的朋友都是資深的父母,給了我許多寶貴意見,就怕我撐不過孕期的辛苦,說也奇怪,我不但沒害喜,長期失眠也不藥而癒,心情大好,胃口大開,連以前每週必訪的針灸、按摩、中醫師等都告訴我現在身體很健康,不用再去了。既然身體好了,我想我需要一個心理諮商師吧!我的心理完全不能接受我是一個母親這樣的事實。十二月我約了諮商師,打算一週後見面。同時,那個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

你怎麼這樣對自己的女兒
夢中妹妹在洗碗,不小心水噴出來,媽媽打妹妹,我大叫“你怎麼可以這樣對自己的女兒”,我用水噴媽媽,媽罵我“你怎麼可以這樣對你媽?以後你的小孩也會這樣對你”。

我驚嚇得跳起來,抱著葉葉說“我不要做媽媽,我不夠資格為人母親”。一個無法入眠的晚上,我坐在客廳沙發上翻閱「懷孕百科」,懷孕第二十四週:你開始回想一些在過去所發生的不愉快事件-那些以前無法解決的問題或是生命中未曾丟掉的包袱。事實上,懷孕讓很多孕婦對自己的人生有較深入的省思,甚至許多人都將懷孕視為一個心理治療的機會。但你也可趁懷孕時回憶過去生命的美好,進而思索,它們如何影響你成為一個母親,不要浪費時間在過去的不快中,尤其不要挖掘一些埋藏心靈深處的傷痕,免得你懷孕的喜悅蒙上一層陰影。
我取消的心理諮商師的約會。回想起先前這幾個月小貝比帶給我許多正面的能量,身體是前所未有的健康,心情開朗,每天不自覺的微笑著,小貝比用他的正面能量完完全全地說服我接受他,我也應該用他給我的正面能量回應他。

與猛獸生活
我一直細細觀察自己孕期身體與心理的變化,覺得世界上我最大,而忽視葉葉的感受,二OO四年二月,過年前,我們打算回台南讓我婆婆看我懷孕的樣子,順便帶些葉葉小時候的照片回來參考。在高速公路上葉葉告訴我,昨夜他做了一個夢,夢中兩頭獅子溺水,他費了好一番力氣才把這兩頭獅子救起並帶回家照顧,後來發現那是一對母子獅子。“獅子又不是寵物,怎麼可以帶回家養?”我隨口問他,“不知道,當時只覺得牠們很可愛”,我沉默了好久,好久之後我很不捨地留下眼淚,“葉葉,你內心也很害怕即將為人父親,視之為與猛獸共同生活,你只是不敢說出來罷了。”。一個射手座的男人,從來沒想過要有自己的小孩,只因為實踐早先的一個承諾,正一點一滴地失去他一向熱愛的自由。他不像我,因身體化學變化而自然產生滿懷欣喜的期待,畢竟不是人人天生都準備來為人父母的,他是社會制約下必須接受這項事實的人,我為他的承諾感動。

築巢本能
過完年後,我對自己這四十坪大的房子非常不滿意。
每一個擺設,每一個空間在在告訴我這只適合兩個獨立的生命共同體生活的地方,連浴室多放第三個人的毛巾都太多餘,「他會來嗎?他真的會來嗎?」我每天不斷地問葉葉。愈問我愈心虛,因為家裡真的沒有任何他的空間。於是我們開始整理衣櫃,這整整花了我一個月的時間,這只是序曲。接著我們又花了好幾個星期整理書房,然而不知不覺的掉進情緒的黑洞,古早的信拿出來重溫一遍,少年時代的照片一一回味,我們知道接下來的好幾年我們將為小貝比而活,老照片一旦打包也意味著永遠塵封箱底。隨手一翻書架上洛夫詩集眾荷喧嘩,猶記得當年配上音樂大聲朗讀心頭悸動翻攪得澎湃情緒,翻翻鄭愁予的詩集,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我是過客與三毛的撒哈拉沙漠浪跡天涯。赫曼赫塞荒野之狼與玻璃珠遊戲,尼采的悲劇的誕生與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翻開裡面的精采片段,回味當年在旁邊註記的小筆記,然後再將它們推向書架的後層,讓出空間,好讓前排擺上唐詩三百首、成語故事、格林童話、伊索寓言、一千零一夜。

葉葉更過份,他把牆上的油漆刮下來,上兩層坯土,再上兩層油漆,臥室搞了三星期,很有成就感,趁油漆烘乾的空檔又開始客廳的戰場。我也不甘示弱,把地毯捲起來又洗又曬,窗簾拆下來大洗特洗,最後把椅套全拆了去迪化街重新製作椅套﹔葉葉把他不到三年的車送到保養場大大翻修保養四個星期,同時,親朋好友募集來兩卡車二手嬰兒床、澡盆、學步車、紗布衣、兔裝、遊戲床、各色玩具、、、頓時我們的能量愈滾愈大,紗窗、洗手檯、衣櫥拆下來重做、、、。當我有空坐下來翻閱「懷孕百科」時才知道我們像小鳥一樣發揮“築巢本能”。當一切完成時,坐在窗明几淨的客廳中我才發現,透過這一連串的築巢過程,使我們完成一項心理儀式,承認自己即將為人父母。

幾個月來我們在肚皮上開小猴子音樂會,迎接猴年到來的意外訪客,“一隻猴子跳上床”是每晚的序曲。從前“他會來嗎?”的問題改為“老天爺為什麼派他來?”畢竟在我四十六歲的高齡,老天爺一定有他的理由要我接受這個孩子。葉葉說再過幾天後,老天爺每天都會給我一個答案。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