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地方,所以一般人很難把老人與劇場想像在一起。「歡喜扮戲團」是台灣很少見的老人劇團,和一般的劇團最大的不同是,老人劇團很常面對到生離死別,因為隨著時間流逝,團員也會一個個的離去,「蔡益山給我上了第一堂的生死課。」,團長彭雅玲說。

蔡益山,年輕時是一位電影放映員,老了以後改行當演員,一九九五年底,歡喜扮戲團辦新年聚餐,蔡益山一人默默坐在角落,一語不發,彭雅玲以為他只是身體不舒服,所以也沒有多加留意。彭雅玲回家後,打了通電話給蔡益山,罵他很不夠意思,來了又不吃東西,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蔡益山得了膀胱癌,醫生說只剩下兩個月的生命,彭雅玲聽到後嚇到,她跟蔡益山說:「不行喔!你不可以死,你是我下部戲的男主角。」而蔡益山也答應彭雅玲會努力撐下去。

一九九六年,蔡益山一整年進出陽明醫院一百多天,做化療對抗病魔,當時沒有手機,所以蔡益山都到電話亭打電話給彭雅玲聊天。有時化療做完非常痛苦,蔡益山就會蹲在電話亭旁打電話給彭雅玲說:「老師,妳再說一遍,我是你的男主角給我聽,好不好?」彭雅玲總是會很大聲的回應他說:「蔡益山,你是我的男主角,你不可以死喔!」

而奇蹟似的,在一九九七年五月,劇團開始排練以蔡益山故事為主的《台灣告白系列三:台灣查埔人的故事》時,蔡益山也帶來了好消息,他的癌細胞全部消失了。一九九七年十月,《台灣查埔人的故事》在國家實驗劇場共演出了十場,男主角當然是蔡益山,之後他還隨著劇團到英國、美國巡迴演出。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彭雅玲收到公文,文建會邀請歡喜扮戲團在兩千年時到紐約演出,團員們都非常開心,彼此對互相說:「要活久一點!要活久一點!」當天的排練蔡益山沒有來,彭雅玲排練完以後打電話去他家,才知道原來蔡益山已經在二十五日突然過世了。「早上才在說要活久一點,下午就得知蔡益山過世的消息」,不但讓彭雅玲感到心痛,也讓她驚覺生命的驟逝。

因為比一般人更接近死亡,歡喜扮戲團的團員都非常珍惜時光。楊振宜,今年八十歲,加入歡喜扮戲團已經十多年了,她覺得演戲讓她整個人變得更活潑、更快樂,在《一老一少》中,導演要她畫大濃妝、戴紅頭髮讓她覺得非常新奇。楊積堂今年也是八十歲,和楊振宜同時進入劇團,參與歡喜的演出之後外面的邀約不斷,除了參加過藝術大學的畢業演出之外,在公視的《台灣百年人物誌》中,他也演出雷震這個角色 ,他覺得參加劇團後,生活變的很有趣,也真的讓自己變年輕,「五年前,我七十五歲的時候,還有人叫我讓座呢!」楊積堂表示。

葉登源是歡喜扮戲團的創始團員之一,他覺得進入劇團後,他學到了很多的事情,在演出各種不同的故事時,對生命的感覺也會不同,「如果一個人活到兩三百歲,但他的存在對社會沒有貢獻,那他的生命還是沒有意義。」葉登源說,所以他透過演出,將他的故事記憶傳承下去,用演出創造他生命的價值。

羅淑郁今年已經七十四歲了,是一位客家人,小時候她連參加演講比賽都不敢,但現在,面對滿場的觀眾她也不會緊張。說到印象最深刻的演出時,羅淑郁說是《我們在這裡》當中童養媳的部份,她說:「我小時後奶奶想要把我給換掉,我爸爸把我藏在衣櫃哩,所以我才沒有被換掉。」雖然她眼眶一度充滿淚水著訴說這段往事,但隨即又開朗的說起在劇團經歷的開心事,像是學會了很特別的口技、能唱嘹亮大聲的客家山歌,她驕傲的說:「我老公很支持我演戲,他都說我因此越老越聰明呢!」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以後老的時候,也可以參加老人劇團。」彭雅玲說,這裡的每個人,在他們生命最後的時光,都在歡喜扮戲團中發光發熱,不像是一般的老人家,退休後只能看看電視、唱唱卡拉OK。這些老人劇團的成員,透過演戲將自己生命中最害怕的事情看了一遍又一遍,在這樣不斷重新檢視下,讓過去那段害怕的心情轉為肯定自己當時的經歷,而這樣對生命的肯定,讓生命充滿了意義。

【本文載於TBS Blog生命力新聞 】
【有關蔡益山的故事,詳見〈臺灣查埔人:蔡益山〉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