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本名杜羿進。
1994年暑假,未滿四歲的他來到歡喜扮戲團,開始接觸團體生活,透過戲劇活動學習如何扮演好自己的生命角色。
2006年暑假過後,他即將以足能躋身建中的優異成績進入政大附中就讀。
2000年歡喜即將演出「台灣告白(六):我們在這裡」之際,大頭媽媽以令人動容的筆觸寫下〈回首十年點滴路,大頭歡喜六年行〉。
如今,又一個六年過去,我們滿心歡喜地將媽媽給大頭的愛,送給大頭......
祝福大頭爸爸、媽媽,還有大頭!


回首十年點滴路,大頭歡喜六年行

今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頭滿十歲了。回首三千六百五十個日子裡,其中近二百六十個日子是在醫院中掛血袋「點滴」度過,大約一千二百八十天的時間在抱著「幫浦」點滴中度過。大頭肚皮上千創百孔是看得見的生命痕跡,父母心上的舊創新傷是看不到的成長代價。然而,十年成長路,大頭一路有愛相伴,有福相隨,他不孤獨。

大頭一直是媽媽掛在心上,捧在手裡,不知該拿他怎麼辦的寶貝。由於與生命對抗的執拗性格經常表露在日常生活中,為兼顧醫療與教養,媽媽一直軟硬兼施地與他拉鋸著。基於特殊孩子需要更開闊的胸襟、更柔軟的心靈來面對他比常人更崎嶇的人生道路,媽媽常帶著他四處旅遊,進出圖書館、美術館及各種不限制年齡的表演場所。

六年前暑假,在偶然的機緣裡進入歡喜扮戲團,那時大頭未滿四歲,媽媽實在不知道他能做什麼,只期待在他有限的生命裡,播下一顆真善美的種子。進入劇團後,雅玲導演以遊戲方式帶領孩子們學習團體生活,並以無限包容的心旁觀孩子各種不同詮釋戲劇的表演方式,讓孩子隨性表達預設的情境。大頭玩得相當快樂,他把一次次的排練和一場場的正式演出,都當玩樂一場。在磨戲的過程中,大頭學會了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站好自己的崗位,也學會了動靜的分際,並且在與團員、工作人員和導演的衝突過程中,慢慢學會修飾自己的執拗,體會設身處地的思考空間,這是他最大的收穫!

六年來,歡喜扮戲團一年推出一齣新戲,除在國內巡迴演出外,每年固定前往歐美演出二、三次,大頭每次都得以隨行。他在懵懵懂懂中,足跡倒也踏上美、英、德、荷等遙遠國度,認識了世界紅、白、黃、黑各色種族的人,觀賞了不同民族文化表演,學習各種不同的藝術表達方式,雖然他未必全懂,卻全融入了他的生命中。他瞭解到各色人皆可共處一室,皆可分享經驗;他也瞭解到只要他帶好醫療裝備,在時間許可範圍內,哪裡都能去。他確實明白了:他的生命可以無限寬廣!

看著歡喜扮戲團六年來一步一腳印地一路走來,十分感佩雅玲導演的毅力,她對臺灣歷史的用心和體認生命的愛心在在使人動容。前兩年,在「臺灣告白一」和「告白二」排練演出那段時間裡,眼見她一肩挑起整個劇團的行政、編導和財務重擔,實在令人心疼,也擔憂她那一次次的嘔心瀝血後的生理失調狀態。直到第三年「告白三」巡迴演出時,傳出雅玲導演結婚的喜訊,團裡人人為她高興,但願從此在她藝術修行道上,一路有人相伴,苦樂有人分擔。也就從「告白三」起,歡喜扮戲團開始在國內打開知名度,劇團這才搬出雅玲的住處,有了自己的家。每每回首歡喜初創時篳路藍縷,雅玲一人扶老攜幼國內外奔波演出的情景,不禁令人慨嘆:「好個彭雅玲!」

感謝曾經參加歡喜扮戲團所有的阿公、阿媽、叔叔、阿姨、哥哥、姊姊們對大頭的包容與鼓勵。直到現在,大頭仍然認為黑貓雲阿媽的歌仔戲唱的最響亮、最好聽,天鑼伯的六角琴最神奇,李秀阿媽的日本歌和臺灣童謠最有趣,文城阿公最容易緊張忘詞,蔡義山阿公在紐約買給孩子們的電腦型收音機最有意義。國光和偉光的舞台常識,花木蘭的笑話、葉曄的照顧、靜儀的提醒與認真、耀崇的生活哲理、金練、鳳英和惠娟阿姨的疼惜,佑佑、淨之、皮皮、東東、的相互陪伴與學習,菊英、春秋阿姨的擁抱,李秀阿媽的手帕小老鼠,秀清、蕉妹的紙船…等等,成就了大頭的成長,豐盛了大頭的生命。

尤其感謝導演雅玲的愛心與指導,因著雅玲追尋理想的執著與實踐的毅力,媽媽學到「天下沒有做不到的事」,因著雅玲一演員生命型態呈現戲劇的導戲方式,媽媽學到放下心中的十字架,靜觀大頭的生命演出。

雅玲和葉曄在法國旅行時,看見針筒狀的自動鉛筆,特地買回來送到醫院給大頭,媽媽問大頭:「姨和葉曄叔叔時時都會想到你,他們疼惜你的心,你知道嗎?」,大頭停了半晌,告訴媽媽:「我知道,可是我不喜歡針筒,不過我心裡還是很謝謝他們的。」,感謝你們教導大頭愛心與勇氣,感謝歡喜扮戲團帶給大頭滿行囊的福氣!


僅以此文 獻給雅玲和歡喜扮戲團
預祝「台灣告白(六):我們在這裡」演出圓滿成功!


大頭的媽媽于2000年11月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