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體裏有兩個聲音
近來 不斷地敲響我的心門
一個說 我是風流倜儻的小生
一個說 妖嬌嫵媚是我的本性
兩個不甘示弱 大打出手
一陣陣喧嘩
之後 發現
我有許多面貌
我也可以很帥
我也可以很美

雅嵐十二歲時,在汐止國小學歌仔戲,老師分派她學小生。一個年輕的女孩學小生,因為太投入,全身散發著一股英氣,其他的女同學也逐漸把她當男孩子看待。隨著雅嵐在舞台上展現小生風流倜儻或雄姿英發的特質,女生也在私底下把她當偶像般愛慕,雅嵐不知不覺中愈加發揮她的陽剛之美。中學時雅嵐俏麗的短髮,直率的言談,瀟灑的動作,已經少有人當她是女生了,自此,雅嵐已將舞台上的小生與生活中的女生融合為一體。當雅嵐驚覺到情況不對時,身邊的女同學們已經開始談戀愛,而雅嵐還在〝哥兒們〞階段而已。於是雅嵐留了長頭髮,在劇校上課也偶爾學小旦的身段,「不正經,耍三八,做好你的小生就好了」,老師總是嚴厲的指正。雅嵐心想:「再繼續做小生我大概嫁不掉了吧!」。

雅嵐的心情告白讓我頓時回想到我的女校生涯。當時我們真的很著迷那些運動選手,只要她們多看我一眼,我的臉會立刻迴避,心跳加速,暗地裡卻回味無窮,尤有甚者,女校球隊比賽,啦啦隊總是特別激情,其中複雜的情緒自不待言,等到中場休息,啦啦隊一轟而上爭相擦汗,汗濕的毛巾是加以收藏,沒擦到汗的手帕更是扼腕嘆息。不過我還記得,那個最迷人的球員是班上最早結婚的女生。

謝月霞女士六十歲,已經叱吒歌仔戲五十五年,她五歲學戲,十二歲正式入行小生,我曾經跟隨她工作的民安歌仔戲團看她演出,迷人的風采即使她已下戲,只是一個瘦瘦小小的老婦,我依然不自覺的眼泛水光兩頰通紅。我就像她多數的歌仔戲迷一般,不管在台上或台下都把她當作一個迷人的小生角色。直到有一天,我們進錄音室工作,為了增加文武場效果,我們多叫了一些樂師,謝月霞女士為了舒緩陌生的氣氛,和這些男樂手打情罵俏,逗得大夥兒開心不已,更明白地說,這些大男人恨不得立刻拋下手邊的工作跟她出去約會。看了這一幕,我目瞪口呆,謝月霞女士,我只能以「精彩」來形容,她把身體裡的陽剛與陰柔發揮得淋漓盡致,進出角色如魚得水,即使她人已老,聲已啞,在她人生舞台上總是丰姿卓越自由自在。
謝月霞的故事打開了我和雅嵐心中的黑盒子,原來我們身體裏同時存在著陰柔與陽剛,發揮了陽剛,陰柔也不會消失,反之亦然。當然啦,如果我們把身體裏的各種角色自在出入,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可謂真是浪漫。

(作者:彭雅玲,歡喜扮戲團導演)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