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猴子跳上床」是口述歷史劇場「歡喜扮戲團」2006年最新的創作,記錄著一位四十五歲高齡孕婦,在得知意外懷孕時面對的掙扎與衝擊,乃至於怪夢連連,因為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正當事業的黃金期、身體的更年期,卻意外的要迎接一個新生命到來!
舞台上呈現的是現實與夢境的交疊....她「夢見了自己的葬禮,葬禮中孤單的被抬出,身後沒有留下任何,驚嚇中從半空中掉落!火車上的查票員大叫金童來了,金童來了....」夢中的囈語,是否正透露著潛意識裡的慌亂?而台上的另一幕,身體因懷孕而急遽變化、夫妻間因角色調整而時有衝突,更由於自身內在與父母牽扯而糾纏不清的複雜情緒....在在使得中年孕婦,經歷著剪不斷理還亂的不可置信與情感矛盾。劇中演員張惶失措地呢喃著「我還沒有準備好....還沒準備好哪!」但我們不禁要試問:生命中又有哪一件事是準備好了才發生的呢?
生活的周遭,接二連三不可預期的意外和驚喜,樁樁件件超出我們簡單的想像;報紙的社會版裡,更充斥著比之戲劇而尤有過之的事件,在在挑戰著人們敏感且脆弱的神經,恍惚間這究竟是人生如戲抑或是戲如人生?容我此刻將時間暫推至SARS籠罩全台的那個夏天,排練室的地板上,如往常般正要進行訓練課程,但見團長雅玲呈大字型的仰躺著,然後緩緩的說:我懷孕了....聽者一時怔忡,這似乎不像戲中台詞,而是真實人生的對話哪!沒聽錯?當同齡團員的女兒已然大學畢業,曾誓言不生孩子的雅玲竟然懷孕了?
「一隻猴子跳上床」正是雅玲自己的故事!
生命中的偶然經常成為必然,並化為個人獨特的生命型態,這是口述歷史裡彌足珍貴的元素。多年來「歡喜扮戲團」的創作形式,皆經由採集口述歷史再轉化成舞台演出,不論是探訪年長者所歷盡的滄桑,或是近年偏重於不同族群、不同生命的內在風景,「台灣告白系列」總希望藉由個人的小歷史,拼湊出屬於我們這個時代、這片土地上,不同於官方的歷史,而書寫出有悲有喜有笑有淚的常民生活史。
於是在凝聚的小歷史裡我們看到了這些.....
就讓歲月流轉五十年吧!民間藝人的傳奇故事裡,見著台灣社會轉型的痕跡,同時感受這塊土地上的客家族群、福佬族群和外省族群如何在同中有異、異中有同的生活裡共存共榮並開枝散葉!至於一老一少之間,隔閡世代裡難道尋不著彼此相似的影子?再看看女人的宿命觀,如果只限於家庭和婚姻,那又如何解釋舞台上千姿百態的生命張力?「鹽巴與味素」攪弄了「廚房的氣味」;「台北發的尾班車」正巧是「春天來的時候」;而「如果你叫我」如果當時能叫一聲娘,分隔四十多年之後終於相見的母女,心底不會有滴血的痛!但,生命可以重新來過嗎?人生的變數裡真有如果的可能嗎?透過戲劇的複製和沉澱,我們在別人的故事裡有一份覺察與看見!
真的沒有準備好嗎?「一隻猴子跳上床」當時帶給這對中年夫妻的震撼與衝擊,如今已然化作甜蜜的滋養,至於觀劇的我們則在不同軌道中尋找著相似的邏輯.....


(本文載於《新新聞》1026期,頁90–91。)

    全站熱搜

    yalingp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